欢迎访问凡品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小说?>?故事新编?>?文章正文

钦原

时间: 2018-12-30 | 作者:木雨生 | 来源: 凡品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(一)

  有上古凶兽,其外形似鸟,其音可震慑天地,名曰钦原。

  六重山下,女子一袭青衫,前面的头发用玉疏绾起,脑后的青丝垂至腰际,一双澄澈的眼眸中闪着异样的光彩,灵动却不失可爱。

  女子一路哼着歌上山,一名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草,坐在树上流里流气地说道:“喂!你去哪儿?”

  女子回眸,看了一眼坐在树上的少年,霸气一笑:“我当然,是来找钦原的啊。”

  “干嘛找钦原,一个禽兽,我可比它帅多了,何不找我?”

  “禽兽怎么了?本姑娘就是喜欢禽兽!而且,我是来找钦原换东西的,你会吗?”

  闻言,少年轻笑,“我是不会,哎,我看你也像是会法术的人,为何不御剑上去啊?”

  “钦原可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能见得到的,走上去才显得出我的诚意嘛,万一,他被我的诚意打动了呢?”

  “嗯,有道理,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
  “我叫叶倾城,你呢?”

  “我叫玄嚣。”

  “哦……很高兴认识你,不过我得上山去找钦原了,你自便。”

  玄嚣黑眸一转,对叶倾城笑道:“哎,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?我也想看看,传说中的钦原长什么样子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她说罢,少年纵身一跃跳下树,跟上叶倾城的脚步,两人的身影在六重山下渐行渐远……

  (二)

  夜,繁星点缀星空,月亮躲在像个小姑娘似的躲在云层的后面,月光如水般倾泻而下,洒在两人的身上,玄嚣双手撑着自己的头,躺在树下,“哎哟,六重山

  真是一个好地方,灵气环绕,碧水青山的,真好看。”

  叶倾城也一脸痴迷,倚在树下仰望星空,“是啊,我师父以前一再告诫我,六重山是凶险之地,一直不让我来,却没想到,竟是如此美丽。”

  “既然你师父不让你来,那你是怎么来到六重山的啊?”

  叶倾城转头,对玄嚣神秘一笑:“你猜。”

  闻言,玄嚣笑而不语,叶倾城怒:“有什么好笑的啊!”

  “咳咳……好,我不笑了,这么晚了,你快睡吧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玄嚣转头睨着她,倏而痞笑:“我这么帅,肯定是护花使者了,快睡吧。”

  叶倾城:“……”果然从他嘴里都说不出什么好话。

  ……

  翌日清晨,叶倾城一醒来,都没见到玄嚣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回到昨晚休息的地方,想想又觉得不平,“哼,还以为那个小子会跟我一起上山呢!没想到自

  己却先走了!哼!”

  “你不要乱冤枉人啊!”树上传来好听的声音,叶倾城抬头,少年嘴角叼着一根草,眼角含笑,他对叶倾城笑了笑,“不要用那种看大餐一样的眼神看我,我

  会误会的。”

  叶倾城瞪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本姑娘跟你一样啊?看到美女就两眼放光!无赖!流氓!”说完,不顾玄嚣回答,叶倾城径自朝山上走去,玄嚣在后面大喊:

  “我哪里像流氓了?哎,你等等我啊!”说着,他跳下树去追叶倾城。

  (三)

  两人走了三个时辰,总算是找到了钦原所在的洞穴。

  玄嚣和叶倾城抬头看着眼前这棵屹立不倒的千年古树,树的中干是一个巨大的洞穴,树的周围灵气充盈,藤蔓缠绕在树上,宛如仙境。

  “哇,原来这就是钦原的住处啊,灵气充盈,怪不得它要在这儿栖居。”

  玄嚣笑了笑,“当然,诶,你不是要跟它易物吗?快去吧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我……就在外面等你就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说着,叶倾城足下轻点,身体腾空而起,缓缓落在洞穴前方,她刚想进去,就被外面的结界给弹飞,玄嚣见状,飞身而起,右手勾住她的腰肢缓缓落

  地,叶倾城跺跺脚,朝树上大喊道:“钦原,你不是喜欢跟人交换东西吗?你怎么不出来见我!本姑娘为了见你,走了足足五天,你是瞎了吗?!”

  玄嚣想说什么,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,“你想换什么?”

  “谁?出来!”叶倾城大喊,那声音再次响起,“我是钦原,你一直在找的人。”

  “你?就是钦原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!”

  “你不需要见到我,我只和你交换东西。”

  闻言,叶倾城看了玄嚣一眼,犹豫地开口问道:“你真的什么都能换么?”

  “是的,你想换什么?”

  叶倾城垂下眼睑,许久才开口说道:“我……我想让九师妹离开二师兄,你能做到吗?”

  “我能,那么,你拿什么来换呢?”

  叶倾城诧异地抬头,“我师父给了我许多法宝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钦原打断,“不,我不要法宝。”

  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  “你的笑容,你肯么?”

  “笑容?”叶倾城疑惑。

  “只要契约达成,我会帮你让弄晴离开裴然,而你,永远不会再拥有灿烂的笑颜。”

  玄嚣在一旁小声提醒:“你要想清楚。”

  叶倾城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点头答应,“好。”

  (四)

  叶倾城话音刚落,周身就有绿叶环绕,一片绿叶划伤了叶倾城的眉心,血液顺势流下,落到绿叶上消散,一片绿叶覆住叶倾城的眉心,慢慢消失,眉心的伤也

  慢慢愈合。

  钦原沉厚的声音响起:“记住,不要跟人说我们的契约,否则,一切都将覆灭。”

  叶倾城面无表情地点头,“好。”说完,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,仔细一看,正是当初来时的六重山脚,叶倾城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,眼珠子都不动一下

  。

  玄嚣的手掌在眼前晃悠,叶倾城看了他一眼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怎么了?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?从刚才到现在,你一句话都没说过!”

  “我很好。”

  “你好什么啊好,看你这一副别人欠你多少钱一样的表情,还有啊,那个二师兄对你很重要?”

  叶倾城蹙眉,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吵。”

  玄嚣撇撇嘴,小声咕哝:“一般别人都说我可爱呢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啊……没什么,诶?我看你一个弱女子这样到处跑很危险的,不如我保护你把。”

  “不需要。”

  玄嚣皱眉,一双好看的墨眸直直的盯着她,许久才开口问道:“你和钦原换了什么?怎么从一下来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?”

  “用你管?”

  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

  “回天机崖。”

#p#副标题#e#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叶倾城偏头,看见玄嚣嘴角挂着一抹好看的笑意,浅浅的漾在心底,她疑惑:“为什么?”

  他痞痞一笑:“跟着你啊,我是孤儿,无依无靠,好不容易认识了个朋友,自然是要跟她一起同患难啊。”

  闻言,叶倾城微微一怔,朋友?她在天机崖,好像也没什么朋友,如此,便随了他吧。

  (五)

  叶倾城刚回到天机崖,就听说九师妹弄晴被师父远嫁青城的消息,心中大喜,可脸上再怎么样都无法扯出一个笑容,倏然想起钦原说的话,我会让弄晴离开裴然,而你不会再有灿烂的笑颜。

  原来,是这样吗?

  叶倾城刚想起来要去找二师兄,可一到武场就见二师兄气冲冲的过来,对她冷冷地说,“别以为你让师父把弄晴嫁到青城,我就会和你在一起,我告诉你,你做梦,趁早断了这份心思吧!”

  闻言,叶倾城脸色苍白,不可能?是啊,二师兄最爱九师妹,怎么可能会和她在一起?钦原只说帮她让九师妹离开二师兄,又没说会撮合她和二师兄。

 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不是我让师父把弄晴嫁到青城去的,你若不信,我也没办法!”说罢,她带着玄嚣转身便走,只听裴然在后面讥笑一声:“原来是去外面找小白脸了啊,怪不得那天那么着急就出去了。”

  叶倾城的咽喉想卡了什么一样难受,说不出话,只带着玄嚣快点离开裴然的视线。

  玄嚣果断不爽了,挣开她的手,对她抱怨:“本公子哪里像小白脸了,如此风流潇洒,俊逸若仙,你二师兄眼睛真不好使!”

  “你若不爽,可以揍他。”叶倾城面无表情地说。

  “你确定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算了,怕你心疼。”

  闻言,叶倾城微微一怔,她说:“我再也不会心疼他。”

  她再也不会为他心疼,有些人,不值得她叶倾城心疼。

  玄嚣没再说话,默默地陪着她,他竟为了这个女孩,独自下山,突然记起九婴的话,六重山是灵气环绕的地方,他只能栖息在那,如果离开六重山,灵气渐弱,直至死亡。

  (六)

  翌日清晨,叶倾城被天机崖崖主叫了去,长发白须,清风正派,一股的长者之气。

  “你从六重山带回了个人?”崖主眯起双眸盯着她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可知,我从你身上察觉到一股凶气?”

  叶倾城只觉得有些好笑,她反问:“您是说我带回来的人有问题。”

  崖主微微眯眼,沉声说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,可否让我看一看那人”

  “师父,弟子做不到。”

  “哼,这般忤逆,倒知道叫这声师父?倾城,你平时胡闹些便算了,可这事事关天机崖的安危,为师不得不管。”

  “随你,反正我是不会帮你一起对付他。”说罢,叶倾城转身想走,崖主知道拗不过她,便放了个诀在她身上,只要那人是凶兽便能触发这诀,现在只要紧紧盯着叶倾城就行了。

  叶倾城回到房间,发现玄嚣正坐在那儿等她,她疑惑,“你怎么不回去休息?”

  玄嚣靠近她,痞痞一笑,“当然是等你啊。”虽是玩笑,可他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真挚,也许,他是真的动情了吧。

  闻言,叶倾城微微一怔,过了许久才说,“玄嚣,你……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  好吗?玄嚣自嘲一笑,他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,难道不该对她好吗?

  “傻丫头,我就只有你一个朋友,不对你好对谁好,是吧?”玄嚣说,然后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发丝,倏然,一道红光乍现,包围住玄嚣,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玄嚣便知这是怎么回事了,叶倾城瞪大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她说“你……糟糕了,肯定是师父,你赶紧走啊!”

  玄嚣霸气一笑,道:“没事的,以我的修为,天机崖这些人想对付我,还没那么容易!”

  “哼,你果然是妖孽!四师妹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勾结妖孽祸害天机崖!”裴然冷冷地说。

  “二师兄,我觉得你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”叶倾城转身看着他,眸光清冷如水。

  “何以见得?”

  “你说我勾结他祸害天机崖,你可有见过他害过天机崖的哪一个人?”

  “够了!还嫌事不够多?布阵,今天必要抓住这妖孽,不能让他为祸人间!”天机崖崖主厉声说道,裴然和众弟子只好闭嘴,毕恭毕敬地垂下头,“是,师父!”

  看着众弟子摆出的阵形,玄嚣冷笑,“虚谷子,凭你也想抓住我?”说罢,只见玄嚣化为原形,冲出了虚谷子精心炼制的囚笼,羽毛簌簌落下,化为一片片利刃刺向众人,虚谷子大惊,急忙设下结界,才勉强护住众弟子。

  玄嚣宽慰一笑,语气温柔,对身后的叶倾城说道:“放心,我会护你平安。”

  虚谷子双眸危险的眯起,沉声问道:“你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修为?”

  “你可知,我是谁?”

  看着众人茫然的神情,玄嚣冷冷一笑,道:“钦原。”

  什么!叶倾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男子身材挺拔,迎风而立,说不出的傲人与霸气,竟是那个拿走了她笑容的人!

  虚谷子盘腿而坐,闭上双眸,嘴里念着口诀,顿时一些佛家的语言像小蛇般缠绕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囚笼,玄嚣冷眸一眯,哼,他最讨厌这些人,明明为非作歹,却满口的正义!虚伪!

  玄嚣伸手,一片羽毛飞向笼子,企图把笼子刺穿,却被囚笼上的密语化为灰烬,只听虚谷子猖狂的笑声响起,“这是专门用来对付你们这些凶兽的,你跑不掉的!”

  玄嚣抿唇,剑眉紧锁,叶倾城想,他可能遇上大麻烦了!

  (七)

  骤时玄嚣化为原形,想要冲出那囚笼,却被烧伤,变成人被弹了回来。

  叶倾城急忙上前扶住他,看着虚谷子念动着口诀,心里有些不安,果然!看着虚谷子发动意念,一把匕首分化成无数精准的刺向玄嚣,叶倾城看清那上面嵌着的蓝宝石之后,大惊,一把抱住玄嚣。

  顿时,无数匕首刺穿了叶倾城的身体……

#p#副标题#e#

  “倾城!”玄嚣大吼,眼里蓄满了泪水,他抱着她,问:“你怎么这么傻?”

  叶倾城眸子里满是温柔,却笑不出,她说,“这是弑魂,专门用来捕杀凶兽的武器。”

  “叶倾城,实话告诉你,我从见你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你了,你不准死,听到没有!”玄嚣激动的吼着。

  叶倾城没有说话,轻轻念动着口诀,只见自己的血飞到囚笼之上,瞬间囚笼湮灭,她说,“虽是限制凶兽的牢笼,却不经凡人之血的沾染。”

  玄嚣拦腰抱起她飞身出去,却触发了虚谷子的雷霆阵,一道道火雷劈到玄嚣身上,他用尽灵力护住叶倾城的心脉和保护她,天机崖弟子想拦住他,却被他的声音震慑,他抱着她,迅速飞了出去。

  “倾城,坚持一会儿,我带你回六重山。”

  “可以……让我再笑一笑吗?”叶倾城深知自己将死,提出了自己最后的愿望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玄嚣指尖蕴出一抹幽蓝色的光芒飞到叶倾城的眉间,他看着叶倾城,嘴角缓缓露出一抹微笑,“此生有你,足矣。”

  闻言,玄嚣微微一愣,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喜欢着的女子,对他也是同样的感觉,他捧着她的小脸,温柔地说道:“我一定会救活你。”

  她苦笑着摇摇头,“弑魂蚀骨入心,我怕是,没救了。”

  “总会有办法的,马上就到六重山了,坚持一会儿,不要睡。”说罢,钦原化为原形,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六重山。

  “倾城,倾城……你醒醒,倾城……”玄嚣拍着她的小脸,叶倾城微微转醒,她说:“玄嚣,一如初见你,便是我最美好的日子。”初见他时,他坐在树上,阳光洒在他的脸上,少年一身黑袍,俊美无双,眼角含笑,却有种说不出的傲气与尊贵。

  玄嚣怔怔地看着怀中的女子,青衫被血沾染,给她平添了种妖娆的美。

  过了许久,眼角滑过一滴泪,顿时大吼:“倾城……”凄厉绝望的声音荡漾在六重山,他抱着她,痛哭了好久。

  他叫玄嚣,也是钦原,那名笑靥如花,一袭青衫的女子,是他一生的挚爱。

文章标题: 钦原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fanpinsj.com/article-57-78178-0.html
文章标签:钦原??钦原??木雨生

[钦原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